【捍衛百年老廟】副揆:不想看到四處建立 宗教場所須有準證

(吉隆坡30日訊)副首相拿督斯里旺阿茲莎指出,首相敦馬哈迪醫生已在今日內閣會議上表態,任何宗教場所都必須獲得有關單位的准證,並計劃為宗教場所分配土地。

「我們不想要到處都有宗教場所,但它們卻不擁有這些土地。我們會採取行動(以確保宗教場所備有準證)。」

她今日探望在雪州USJ25的興都廟騷亂中遭暴徒打致重傷的消拯員莫哈末阿迪後,在記者會上如是指出。

相關視頻

(本報葉原溢攝)

她也說,今日內閣成員討論這起騷亂事件後,認為務必對這起事件調查清楚,給予涉及的人物公道。

她指出,國人在這起事件中缺乏中庸,尤其傷者莫哈末阿迪是一名公務員,更應該給予尊重。

「他(莫哈末阿迪)還是直接從車上被拖出(毆打),這根本就是一個犯罪的舉動!」

旺阿茲莎說,由於莫哈末阿迪還年輕,所以心臟復原的狀態良好,但由於肺部治療並不簡單,所以傷者肺部還需要時間復原。

「另外,由於之前失血過多,導致腎臟受到影響,不過也逐漸復原了。」

旺阿茲莎說,由於擔心莫哈末阿迪容易受到感染,因此前來探望後者的人數也要受控。

她說,阿迪的安全問題,是不能夠委協的。

「我們不能讓太多的訪客進來,因為這會帶來細菌。他(阿迪)目前的情況還不能對抗細菌。阿迪必須被好好的照顧,他被安置在太開放的空間。我曾經也是醫生,因此會照顧這一點。」

另外,針對吉隆坡高庭宣判金馬侖高原國會議席懸空一事,她僅簡單回答,希盟會在近期開會討論。

Hindu_Temple

旺阿茲莎(右2)探望莫哈末阿迪。

Hindu_Temple

旺阿茲莎(右)慰問阿迪的父母莫哈末卡欣(左起)阿絲瑪。

Hindu_Temple

旺阿茲莎(右)在探望莫哈末阿迪後,召開記者會。

更多新聞:發展商人員暫禁接近興都廟

(吉隆坡29日訊)10名斯里馬哈馬里安曼興都廟信徒,今日獲得莎阿南高庭發出的臨時庭令,禁止One City發展私人有限公司中介或員工靠近興都廟,直到明年1月11日。

國大黨副主席兼金馬倫國會議員拿督西華拉惹今日在國會走廊召開記者會時表示,法庭將在1月11日裁決,是否發出永久庭令予起訴方。

他說,由國大黨委派的5名律師團,成功獲得法庭發出的臨時庭令,禁止One City發展私人有限公司中介或員工,拆除或有其他意圖地靠近興都廟,直到法庭做出決定。

他表示, 法庭也諭令, 凍結執行發展商持有的志期2017年11月14日的擁有令(possessionwrit),直到有判決為止。

「我希望各造能保持耐心,以便此案能順利進行,進而確保興都廟得以保留在原地,同時,民眾也勿散播關於興都廟的假消息,確保社會的安寧。」

他指出, 如今獲得臨時庭令,雪州大臣也暫無需動用州公帑購買該地段,直到案件審結。

他也說,目前此課題還在蔓延,大家的情緒也很激動,天天都有人去騷擾興都廟的信徒,警方也被迫在大雨中駐守現場,避免暴動。「透過這一紙臨時庭令,有助於緩和緊張氣氛。」

更多新聞:

【拆廟騷亂】發展商被捕員工沒執業律師

(吉隆坡29日訊)One City Development公司員工的代表律師哈聶夫澄清,警方在斯裏馬哈馬裏安曼興都廟騷亂事情中逮捕的3名公司員工中,並沒執業律師。

他也強調,本身與其同僚拉菲克(Rafique Rashid Ali),並不是聘僱暴徒的律師。

他說,3名被捕的One City Development公司員工中,其中一人雖然擁有律師資格,但他已經沒有執業。

「根據律師與顧客保密特權, 我無法公布公司雇員的身份。但為了避免誤會,我可以證實,3人中有1人擁有法律資格,但已不再是執業律師,而是為那公司工作。」

哈聶夫是本案其中兩名員工的代表律師,另一名員工的代表律師則是拉菲克。

哈聶夫在面子書發文告說:「迄今為止, 此案沒有涉及兩名律師, 只有一名所謂的『律師』,而這『律師』不再是執業律師。」

哈聶夫也澄清,他與拉菲克就不是雇傭暴徒的律師,如果有人散播不實資訊,必定採取法律行動追究到底。

哈聶夫稱, 他們是在騷亂發生之後,才接受One City Development公司委託,成為被捕員工的律師。

他說, 騷亂是在周一凌晨發生,而他本身是在同一天晚上7時30分左右,才接受One City Development公司委託。

他補充,在其建議下,One City Development公司之後再委託拉菲克,出任另一員工的律師。

內政部長丹斯裏昨日慕尤丁稱,警方調查顯示,發展商律師支付15萬令吉予50名男子,以拆除興都廟,進而釀成第一晚沖突。

之後,從晚上開始,社交媒體流傳哈聶夫與拉菲克的照片,宣稱兩人就是以15萬令吉雇傭暴徒拆廟的律師。

哈聶夫肯定慕尤丁的聲明,因為整件事是一起涉及發展商與興都廟管理單位的法律爭端,而不是種族課題。

不過, 他認為, 慕尤丁針對發展商律師的說法不準確。

雖然當局有責任向公眾公布調查進展,但不應公布太多細節,否則影響調查或任何單位的安全。

他表示,他與拉菲克遭遇不實指控,就是最好的例子。

您可能也會喜歡…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