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巫裔,我是同志,我退出伊斯蘭教!

來自新加坡,今年27歲的Audi Khalid是一名同性戀者。

儘管出生在一個馬來家庭,同性戀對於父母來說完全就是一個陌生的詞彙,他們甚至連想都沒想過,自己的兒子會是同性戀。

但Audi Khalid從很早以前就開始意識到自己是一個同志。

【圖片來源:http://rilek1corner.com/】

據新加坡媒體報道,Audi Khalid出櫃後,已經成為新加坡同性戀俱樂部的活躍分子,也是俱樂部的攝影師。

他同時參與俱樂部舉辦的巡迴派對活動,接觸很多不一樣的人,從高收入群到低收入階群都有。

「不管是跨性別、變裝皇后還是吸「毒」的同志,我都很幸運,可以站在那個位置傾聽他們的心聲。」

我很尊敬那些變裝皇后,特別是他們的藝術表演,那需要很多的努力和技能,還有很多的創意思維,真的讓人無比崇敬。

當然,這些我見過的人,都會嚇壞我父母。

【圖片來源:http://rilek1corner.com/】

不過,最讓Audi Khalid的父母嚇壞的就是,他們是透過社交網站發現了孩子出櫃,同時也脫離伊斯蘭教,這對父母親來說,無疑是雙重打擊!

「有幾年的時間,我們的關係非常惡劣,很多時候都是在喊叫聲中結束對話。儘管我嘗試理性地解釋,超越宗教的框架,但你也可以想像,那是非常困難的。」

「當然我知道他們擔心我,那時候的我是個同性戀者,還抽菸喝酒。每星期至少要狂歡喝酒兩次,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幾年。」

「不過,我知道他們是擔心我,擔心其他人會如何看待我,他們的擔心是應該的。但最近的情況較好了,我的思想日益成熟。這並不代表他們接受了我,他們的態度就是隻眼開隻眼閉。」

「我也接受(這樣的狀況),我是一名成人,我明白父母的用心,他們做的都只是出自於愛。」

不過,讓Audi Khalid感到欣慰的是,在專業工作上,未曾因為同志問題而遭拒絕。

畢業於電影專業的Audi Khalid一開始是電影攝影師,也是演員、特技演員和副導演等多重身份。

「同性戀不曾對我的工作構成太大的問題。我的導師都接受我,並給我機會。」

對於那些還在櫥櫃里,還沒出櫃的同志,Audi Khalid說:「真的別急著從柜子里出來。這是一個很大的抉擇,你需要思考很多很多次。不要輕易驕傲地告訴大家,這並不能幫助你被他人接受。」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